发新话题
打印

藏区发展旅游业对群众思想观念的影响

藏区发展旅游业对群众思想观念的影响

藏区发展旅游业对群众思想观念的影响——来自“走转改”一线的报告

撰文:求是杂志社调研组 李宝善 夏伟东 李传柱 赵强 黄文川

  在“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活动中,求是杂志社调研组围绕 “藏区发展旅游业对群众思想观念的影响”这个题目,赴四川省阿坝藏区开展调研。调研组先后深入松潘县山巴乡上磨村,川主寺镇牧场村、传子沟村,九寨沟县漳扎镇永竹村,九寨沟管理局树正寨,走村入户,与农牧民群众和基层干部促膝交谈,了解旅游业发展情况,实地感受藏区群众思想观念的变化。
  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地处青藏高原东南部,是四川省第二大藏区和我国羌族的主要聚居区。阿坝旅游资源丰富,青山秀水间,散落着“童话世界”九寨沟、“人间瑶池”黄龙、“东方圣山”四姑娘山等众多得天独厚的自然景观。近年来,阿坝州委、州政府确立了以生态旅游业为主导,大力建设国际旅游精品区的发展战略,积极发展旅游产业。阿坝州在发展旅游业的过程中把群众利益放在首位,使旅游经济变成了富民经济,当地群众成为旅游开发的最大受益者,有效解决了“保景与富民”的矛盾,被联合国官员赞誉为建设和谐景区与社区的“世界典范”。旅游业的发展,不仅极大地促进了农牧民增收致富和生产生活方式的变革,而且深刻地影响着农牧民的思想观念。

  一、农牧民生产生活方式变了,融入现代文明。
       旅游业的发展使藏区群众逐步从传统农牧业向服务业、流通业、加工业等产业转移。与旅游相关的旅游纪念品加工公司、旅游运输公司以及各种旅行社、农家乐、藏家乐、宾馆、旅游品销售等行业在这些地方蓬勃发展,水平不断提升。九寨沟县漳扎镇现在近八成群众直接或间接从事旅游服务业,全镇有宾馆饭店93家,藏家乐54家,商铺门面600余个,出租房屋300余户,旅游从业人员1万余人,2010年人均纯收入达7455元。松潘县传子沟村现在的55户村民中,有开宾馆、餐厅、藏家乐的,有经营铺面、开旅行社、经营大巴车的,还有从事导游、制作旅游纪念品的,几乎家家户户都在从事旅游业。生产方式的转变带来生活方式的变化,衣饰由原来繁复的藏服变为方便美观的现代衣饰,饮食由过去单一的酥油、糌粑、牛羊肉变为多种面食、肉类、蔬菜广泛食用,居住由原来的游牧帐篷变为现代式样别致的定居房,自来水、抽水马桶、燃气灶具、电视、冰箱、洗衣机、空调、电话、手机、互联网等一应俱全,摩托车、小轿车、越野车等现代交通工具替代了骑马和步行。当地少数民族文化也在发扬光大,嘉绒锅庄节、草原赛马会、花儿纳吉赛歌会等传统节庆活动人潮涌动,容中尔甲、蒲巴甲、高原红女子组合、哈拉玛女子组合等一批优秀民族歌手涌现出来,《神奇的九寨》、《九寨情缘》等一批藏族风情歌曲在全国唱响。

  二、农牧民交往方式变了,眼界日益开阔。
       藏区群众以前过着游牧生活,成天只是和牛羊打交道,交往范围小,交往对象以亲属、邻里为主,现在定居生活发展旅游,每天一开门就要面对来自天南海北、国内国外的游客。全方位开放的交往方式,取代了原来的封闭生活,眼界与从前大不一样。近几年,传子沟村组织村民前往成都、海南、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等地考察参观,对村民思想观念影响很大。九寨沟县漳扎镇漳扎村支部书记则则每年都组织村民到发达地区参观考察,先后去了18个国家和地区。
  九寨沟管理局树正寨的郎介波,经营旅游纪念品致富,家里来过很多政要,家里墙上挂满了他和这些政要的合影。永竹村的李有根告诉我们,旅游发展带给人最大的就是互帮互助的精神,以前穷,连个藏靴都要借,而且借不到,现在不要说借靴子,就是借给别人钱也很从容了。调研组一天在路边遇到8个藏族姑娘在放牧牦牛,她们主动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回答我们关心的问题,邀请我们共跳锅庄舞,友好地和我们合影留念,言谈举止间看不到忸怩和拘谨,而是落落大方和舒展从容。

  三、农牧民渴望文化知识,教育更受重视。
       眼界的开阔、见识的增长,让农牧民群众认识到文化知识的重要。漳扎镇以前教育工作的难点是动员学生入学,如今的难点变成了怎样开具“异地就读证明”。2010年,全镇义务教育阶段有85名学生分别在成都、绵阳等地上学就读,有的在省级重点中学就读,家长但凡经济条件允许都要想办法将子女送到教学条件好的外地学校接受教育。漳扎村支部书记则则将两个女儿自小就送往成都就学,2010年又将二女儿送往新加坡留学,村民西里也将二女儿送往美国留学。漳扎镇永竹村李有根把多年经营家庭旅馆积累的几十万元投入子女教育,两个儿女从小就送到成都读书,现在一个已经从成都电子科技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另一个正在同一所大学读书。传子沟村多年来利用村小学开办成人夜校,从拼音到字词句,从加减法到乘除法,从借条、收条到简单的协议写作,教给村民一些文化知识、生意知识、礼仪常识以及最基本的外语。现在传子沟村18岁以下的孩子都在中心校读书,18岁以上的村民都参加夜校学习,不到300人的村庄有46名大学生。问他们为什么这么重视教育,他们说,以前因为穷,影响了教育,上世纪80年代前出生的村民很多都是文盲;通过搞旅游发现,没有文化知识实在不行,不会算账不识字,也不懂汉语,顾客买东西基本上是随便给钱,现在文化提高了,做生意就轻松多了。九寨沟管理局树正寨的龙珠塔家,4个子女都在成都上学,其中一个女儿上大学,成都有房子,家里有一辆车。同寨郎介波家有3个孩子,都在外地读书,其中一个女儿在四川音乐学院读书,他家商店里一张 “藏羌民俗珍藏版”DVD光盘的外包装上赫然印着一位身着民族服装的漂亮姑娘,郎介波骄傲地告诉大家,那就是他的女儿!

  四、农牧民追求健康生活方式,环保意识增强。
       在松潘和九寨沟调研,处处干净整洁的环境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更让人感慨的是当地群众强烈自觉的环境保护意识。阿坝州秉持生态立州理念,环保工作力度很大,昔日的脏乱差根本改观。为保护景区环境,九寨沟实施经营性项目外迁,关闭沟内酒店,撤出床位5000多张;对景区产生的旅游垃圾,全部打包到景区外定点处理,尽管这样做成本很高,但大大降低了人为活动对景区环境的影响。调研组注意到,有游客在景区要抽烟,会有人立刻上去制止;有游客要越线到池边照相,马上会有人喊话让其出来;地上偶有瓜皮纸屑,工作人员随见随拣。传子沟村规划和建设了停车场、公厕、观景台、木制护栏,铺设了排污管道,梳理了电线,安装了路灯,房屋统一为泥巴色外墙,在墙体适当位置装饰氆氇或乔玛图案。川主寺镇牧场村,房屋错落有致,干净整洁,民族特色浓郁,家家户户都安装了太阳能热水器,天天都能洗澡。
  
       五、农牧民感谢党和政府,和谐稳定有了坚实社会基础。
      传子沟村村民每逢重大节日都会到附近的长征纪念碑园举行一些活动,以表达对党的感恩之情,因为他们知道是政府修建了九寨黄龙机场,他们得地利之便才富裕起来,他们的红祥民族工艺品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所有创办资金,都来自四川省委组织部的帮扶。牧场村家家户户房屋顶上升国旗,村民出戈家里的墙上挂着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四大领袖”像。松潘县川主寺镇因旅游而兴,大地震中遭受创伤,但现在一点也看不出来,许多基础设施都是安徽省对口援建的,仅在流经镇区的岷江上就建起了6座桥梁。“5·12”大地震后,传子沟村虽然也属灾区,但村民了解到汶川、茂县、北川等地群众受灾更严重,就纷纷捐款捐物,全村捐款3.4万元,军大衣25件,帐篷5顶,特殊党费2900元,还有5人前往灾区运输救灾物资。在这些旅游业发达的藏区,团结稳定是福、分裂动乱是祸的观念已成为农牧民群众的主流意识。九寨沟管理局党委书记刘芳说,在我们这里,搞分裂、闹动乱完全没有市场。

  调研中,我们有两点突出的感受和认识:
  第一,发展旅游业对藏区群众思想观念的影响是革命性的。
       所谓革命性,是说这种影响带来的变化是巨大而深刻的,也是积极的、进步的。千百年来,青藏高原恶劣的地理生存环境给人生理上和心理上以巨大压力,游牧为主的生产生活方式导致生产力水平低下,交通闭塞形成了封闭的几乎与外界隔绝的经济、社会和文化环境,弥漫在高原上空的浓重宗教文化又对人造成禁锢。现代旅游业的发展带来了外部世界的信息,打开了人们的眼界,使藏区群众的思想观念由封闭走向开放,由落后走向先进,由愚昧走向文明,由狭隘走向包容。农牧民群众这种精神上的解放、舒展和张扬,是最具革命性和意义深远的变化。
  第二,在藏区大力发展旅游业具有重大深远的战略意义。
       我国西部民族地区,往往都是旅游资源富集的地区。在包括西藏在内的藏区大力发展旅游业,不仅有利于农牧民增收致富,是经济发展的现实选择,而且在政治上具有重大深远的战略意义。由游牧转向定居、由传统转向现代、由封闭转向开放,将从根本上改变藏区的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生态,从根本上削弱境外敌对势力利用宗教束缚蒙骗群众的能量,有利于藏区的和谐、稳定与发展。西方有些人批评我们在藏区发展旅游业是破坏少数民族文化、搞文化灭绝、无视少数民族权利等,是完全站不住脚的。西方国家早就完成了工业革命,对地球资源和环境造成过巨大破坏。现在他们自己过着现代文明生活,却巴不得藏族群众永远都过原始生活,为他们保留一块可供游玩、观赏的最原始的自然人文图景。这是一种根本无视藏族群众生存权、发展权、幸福权的强权霸道逻辑,也与西方宣扬的人权理念格格不入。四川阿坝藏区的实践证明,旅游业的发展不仅不会破坏当地生态环境,反而会极大地唤起当地群众的环境保护意识;不仅不会破坏当地民族文化,反而会大大促进少数民族文化的保护和发展。在生态脆弱的青藏高原地区发展旅游业,是最科学、最符合这一地区实际、最具综合长远效益的发展模式!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