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12
发新话题
打印

我的羌族朋友们,你们都好吗?

我的羌族朋友们,你们都好吗?

撰文:李玉祥   编辑:周小林


我的羌族朋友们,你们都好吗?

       今天在家里将昔日拍摄的四川阿坝羌藏地区的反转片放进扫描仪进行扫描,当一张张清晰的图像展现于我眼前时,我的思绪一下子又被带回十多年前--------。
       最早去四川还是在1984年,那年我二十出头,还是个毛头小伙子,那年,南京市青年联合会与成都青年联合会两地共同举办一个展览,我作为南京方面的三名代表之一有幸去成都,成都方面接待了我们,之后,我们去当时还没有被开发的九寨沟.我记得当时从成都出发去那里路上就用了三天时间,中途有一站就在汶川县城休息,那时,去往九寨沟的路非常糟糕,不仅艰险且充满许多未知的危险,但在成都看过九寨沟那犹如神话般的图片后,根本顾不上诸多危险带着探幽寻访圣地的心情就这么去了。

TOP



       一路上,我记得驾驶长途汽车的司机是个乐观豪爽的人,他的驾驶技术当然不错,那时的公路很窄且为泥巴道路,一边是绵延的群山,一边是很深的岷江河谷,司机用他特殊的驾驶经验躲避突然出现迎面而来拉木材的重型卡车,作为乘客的我们常常被惊讶的目瞪口呆,而他则傻嘿嘿像是没什么事情发生似的,怎么可能没有事发生,在我前头一辆空货车在转了个弯后就不见踪影,司机说准是掉江里了,果然,那辆货车司机不一会就带着血迹又爬上公路,哎!这蜀道难的滋味,我是早已就亲身领略了。

TOP



       大约应该是1991年秋末,为拍摄《老房子》四川卷,我又独自来成都去阿坝地区,阿坝藏羌文化走廊自然景观和历史人文景观富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因独具魅力的自然景观和古朴的历史人文景观,被称为"世界最后一处尚待开发的旅游金矿".。特别是那里的羌族与藏族的民居十分有特色,我当时选择了几个有代表性的羌族藏族的几个村子,其中就有著名的桃坪、布瓦等羌寨,藏族村寨有黑虎、卓克基等藏寨,我记得当时就住在汶川县城里,那时年轻有的是力气,特别是去往山顶的布瓦羌寨,完全靠步行翻山越岭才能抵达,

TOP



       布瓦寨是汶川县附近的一个羌族聚居村庄,它不同于其他羌寨的建筑形式,绝大多数的羌族建筑使用的建材多为石头,特别是作为防御系统的碉楼更是这样,但布瓦羌寨却与其他羌寨有所不同,这里的房屋和碉堡全部用黄土筑成,据讲是现在世界上唯一的土碉群。

TOP



       爬山的过程的确挺辛苦的,尤其是我还肩负着沉重的摄影器材孤立无援一个人的时候,但当我抵达古朴原始的布瓦羌寨时,所有的那些辛苦也就不值得一提了,淳朴的羌族村民居住在大山上面,过着原始朴素俭朴的农耕生活,男人们在有限可耕的土地上种植着,妇女们在家做着针线活,没有丝毫的现代文明的侵蚀。

TOP


       刚收获的金黄色玉米堆砌在平坦的黄土筑就的黄泥屋顶上,与湛蓝的天空交相辉映,造就十分的好看风景一般好看,我旁若无人钻入每户人家与和蔼善良的羌族同胞打着招呼,他们很好客要留你在他们家里吃饭,因为我要赶时间赴其他村寨而不得不与他们告别。

TOP



       位于岷江上游杂古脑河畔的阿坝州理县桃坪羌寨,保存着原始羌寨建筑文化艺术“活化石”,被人们誉为“神秘的东方古堡”。它是羌族建筑群落的典型代表,距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这片保存完好用石头与泥土建造的村子没有像大多数羌族村寨位于险峻的山顶之上,它位于高山较为舒缓的山腰上,村子靠近溪流,远远望去,一片黄褐色的石屋顺陡峭的山势依坡逐改上垒,或高或低错落有致,其间用石头筑就的碉堡林立、气势不凡,它被称为最神秘的“东方古堡”。羌族的这些坚韧古朴的建筑不像咱们汉族地区建房要按图所骥,他们在建造自己的家园从来不绘图、不吊墨、不划线,全用眼力砌石垒木,把整个山寨一气呵成连成一体,没有单门独户的房子,每家每户的屋顶可以相互连接贯通,这多半出于防范之需要。

TOP



       村子以一处高碉为中心,有八条放射状8个出入口通向村外,寨内人进出自如,而外来人进入里面却如入八阵迷宫一般而失去方向,没有寨内老乡指引,是要费好大劲才能脱离困境,因为许多看似通畅的巷道其实是不可通行的死胡同。寨子内的地底下,挖掘了众多的引水暗渠,上面覆盖着石板和土,一定距离间,留有可以活动石板,揭开即可取水。这些水渠可用于发生战事时,为寨内编织成流经每栋碉楼的水网,提供了巨大的生存空间。桃坪羌寨神奇独特的路网、水网、房顶,组成了羌寨内地上、地下、空中三种立体交叉的道路网络和防御系统,这也是桃坪羌寨建筑的奇特之处。

TOP



       后来听说桃坪羌寨被开发成为旅游点之后,我就再没有去过那里了。此次地震不知道对上述几个地方遭受的破坏不知怎样?从所得到的报道得知与布瓦羌寨对面的萝卜羌寨已被遭到严重损坏,全貌基本被毁,与它紧邻的布瓦羌寨尽管目前还没有任何消息,但我觉得凶多吉少。桃坪羌寨由于距震中稍远些,受到的损害程度相对少一些。让我最为担心还是那些生活在那里的羌族同胞们的生死,作为物质性的羌族建筑倒塌损毁还可以重建,但作为有生命羌族同胞的生命如果没有了,则是最为可怕的!常言道:人的生命是最为重要的。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的!

TOP



所以,我想说的是:我的羌族同胞们,你们都好吗?!

2008年6月2日草写于京西滨角园

TOP

 11 12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