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再访岷江:无泪的悲泣!

再访岷江:无泪的悲泣!

撰文:万金龙 刘亮 编辑、摄影:周小林 王强

此主题相关图片

(长期堆积的施工弃渣对多处岷江河道形成严重阻塞)

2007年5月,记者随同四川省水利厅监察总队“呵护母亲河”行动小组穿行于岷江上游河谷,发现长期堆积的施工弃渣对多处河道形成严重阻塞,使岷江河道不畅,影响了母亲河的健康。

  再访岷江 沿岸弃渣现象依旧
  早在2004年9月,本报曾对岷江上游河道多处出现严重阻塞的现状进行了关注和调查,时隔两年后,本报记者再次穿行于岷江河谷,发现施工中被丢弃的渣土,依然随意堆放在岷江两岸,一堆堆侵占河床的弃渣依然存在。
  记者在岷江边现场看到,沿江一些建筑单位和开发公司的堆土机,直接在施工段将大量弃渣排入江河中,导致多处河道行洪断面被“侵吞”三分之一以上。岷江天然河道由于工程用地及弃渣的堆积,有的甚至被堵塞了一半以上,江水只能从狭窄的河道中流过。

  弃渣截流 岷江患上“肠梗阻”
  现场检查的水利专家指出,这些渣土几经雨水、河流冲刷,不断抬高岷江的河床,严重影响了河道的健康,同时岷江生态环境造成致命的伤害,并直接影响到中下游地区和整个流域。

  四川省水利厅监察总队总队长王文峰称,大量弃渣倾倒在河道内,导致岷江不少河道变窄,最严重的地段河床已不足10米宽,其状况已形成“大江截流”,河流改道,并大大降低了防洪能力。王文峰透露,水利执法部门曾多次责令有关施工单位整改、完善手续,并依法对部分单位实施了经济处罚。但对上亿元的工程来说,经济处罚的作用微乎其微,随着老项目的深入和新项目的动工,现在岷江上游受到的人为破坏成为了一个“老毛病”。

  最后通牒 半年内必须审批验收
  四川水利厅监察总队在对汶川境内的岷江进行检查时发现,一些施工单位已经竣工并投入生产了一年多时间,竟然还没有健全的行洪论证、水土保持验收方案。部分业主存在侥幸心理,对相关国家法律规定的水土保持方案、行洪论证等问题不予重视,采取“一拖再拖”的办法达到降低成本的目的。
  四川省水利厅监察总队对相关单位下达最后通牒:为了切实保护岷江的河道健康,半年之内该审批的一定要通过审批,该验收的一定要通过验收,否则执法部门定将依法逗硬,从严惩处。 

TOP

再访岷江:无泪的悲泣!

岷江沿途植被破坏触目惊心 "补绿"有令难行

此主题相关图片

(伤痕累累的现状造成岷江上游流域大面积水土流失)

“这条直通九寨天堂的黄金走廊两侧被挖得乱七八糟,也没有依法恢复植被,这种现状必须要改变。”随着调查行动的深入,“呵护母亲河”联合检查组发现,岷江沿途星罗棋布的取土场、开挖面和废弃的砂、石、土存放地的裸露土地,并未依法采取措施恢复表土层和植被,伤痕累累的现状造成岷江上游流域大面积水土流失。
  2006年5月16日进入汶川时,检查组发现某开发单位沿岷江建造工程时遗留的10多亩宽的山体开挖面,连同一堆堆废弃的砂土形成的大片裸露地,在阳光下显得极其刺眼。“项目已建成投入使用,怎么还没有恢复植被呢?”面对四川省水利厅监察总队总队长王文峰的责问,该单位负责人支支吾吾表示:“还没来得及呢,我们会立即开展绿化。”事实上,该单位“立即补绿”的承诺已拖延了3年。
  检查组调查发现,项目已建成投入使用可被破坏的植被却迟迟难以恢复,成了十分普遍的现象。四川省水利厅水保局有关负责人称,沿江相关单位承建项目审批权通过职能部门审批后,水保部门就下发了通知,要求承建单位在项目竣工时应及时向水保部门提出水土保持验收。然而由于制度不完善,导致项目开发单位对植被恢复问题一拖再拖。
  对此,四川省政府办公厅调研员喻朝庆强调,确保岷江的安全,在进一步健全地方法规的基础上,当地政府守土有责,必须把相关法律法规的考核,作为相关项目承建单位主要负责人必须通过的一个硬指标,对包括向江中乱倒渣土、拒不恢复损坏植被等违法者,要从严处理,该追究刑事责任的绝不姑息迁就,只有逗硬才能解决根本问题。

TOP

再访岷江:无泪的悲泣!

施工侵占岷江 3单位挨罚15万元

此主题相关图片

(黑水河上的电站)

  面对严重侵占岷江及其主要支流河道的行为,四川省水利厅昨日向3家施工开发单位开出了共15万元的罚单,同时尽快整改并通过防洪论证、水土保持方案等手续。
  5月19日,本报记者随省水利厅“呵护母亲河”联合检查组进入岷江上游两条主要支流之一的黑水河。
调查组在正在施工的某工程处发现,90%的施工线出现了施工弃渣严重侵占河道的行为,约100公里长的施工线对河道形成了不同程度的破坏。此外,有关部门也依法向省水利厅依法报批手续。省水利厅监察总队有关负责人称,这是联合检查组进入岷江上游检查以来发现的最严重的违规违法事件。
  在随后的检查中,执法队员还“揪”出了两家严重违法违规的电站,这两家电站没有进行防洪论证,没有拿出任何水土保持方案就草草动工,并向河道排入大量弃渣并造成河道严重阻塞。
  昨日,四川省水利厅监察总队负责人通报了处罚情况:对承建的业主处罚人民币8万元,限期整改清理河道弃渣,并尽快通过防洪论证和水土保持方案;对违规的两家水电站分别处以5万元和2万元的经济处罚,限期整改并完备相关审批手续。

TOP

再访岷江:无泪的悲泣!

岷江标志鱼标志鱼"水中大熊猫"灭绝

此主题相关图片

(虎嘉鲑属冰川时期残存的冷水性鱼类,因珍稀和时代久远而一直被誉为“水中大熊猫”)

四川省水产局渔政处近日披露:有“水中大熊猫”美称的冰川时代鱼类、国家Ⅱ级保护野生动物———虎嘉鲑,十几年来作为岷江的标志性水生动物已完全绝迹。连同大鲵、重口裂腹鱼、青石爬鮡等国家和省级重点保持动物在内,岷江“水族”随着河道的破坏而面临着灭顶之灾……“水族”的兴衰给了我们什么启示?拯救“母亲河”,拯救岷江里的“水族”,我们的出路在哪里?

岷江标志鱼“水中大熊猫”消失
2007年5月16日至20日,省水利厅“呵护母亲河”联合检查组对岷江展开了为时5天的监督考察。本报特派记者应邀全程参与了此次行动。“母亲河生态安全”是本次检查的重中之重,而另一个直接检测与透视河道是否健康的标准正是岷江里的“水族”。
说到岷江“水族”,不得不提虎嘉鲑。它是属冰川时期残存的冷水性鱼类,因珍稀和时代久远而一直被誉为“水中大熊猫”,又称四川蜇罗鲑,被列入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和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这个“家族”过去主要集中生活在岷江上游,少量生活在大渡河中上游及汉江上游支流的湑水、太白河等水系。
“水中大熊猫(虎嘉鲑的美称),这种鱼在我们这里就像恐龙一样,十几年来已经看不见了!”5月20日上午,家住汶川县映秀镇的袁大爷望着岷江水叹息不已。
年近八旬的袁大爷告诉记者,上世纪60年代以前虎嘉鲑在岷江里的数量特别多,那时还是当地一种大型经济鱼类。“最大的可达50公斤,常见的也有一两公斤哦!”袁大爷回忆,当时当地群众贫穷,部分群众为了充饥不时前往河中捕捞,“有时一网就能打到好几条,大的一条有十几斤重哩!”
据袁大爷介绍,到了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数量集中的岷江标志性鱼类虎嘉鲑,遭到了部分渔民的大量捕捞。“进入90年代后,虎嘉鲑遭遇了一场灭顶之灾———岷江上游较大规模的开发!”昨日,省水产局渔政处经过权威论证后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近年来渔政部门在岷江也一直未能找到一条可用作人工繁殖的虎嘉鲑……

TOP

再访岷江:无泪的悲泣!

再难听到大鲵的“哭声”了

此主题相关图片

(青石爬鮡在岷江也变得珍稀而濒危)

2007年5月26日,四川省水利厅渔政处称,除了虎嘉鲑,生活于岷江上游的国家二级保护水生动物还有大鲵,即“娃娃鱼”。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它同是岷江上游数量较多、较为“尊贵”且最为“可爱”的“岷江水族”成员。“但是,现在人们再也难以看到它在水中摆动四肢的可爱模样,也难以听到它像小娃娃那样轻微的‘哭声’了!”当地群众向联合调查组讲述,五六年来这种“娃娃鱼”也逐渐从岷江流域消失了……
据介绍,“岷江水族”中极为尊贵的“特有成员”还包括省级重点保护水生动物———重口裂腹鱼、青石爬鮡、松藩罗鲤等。从本次联合调查组调查的情况看,这几种鱼类在岷江同时变得珍稀而濒危。沿江群众表示,当前尽管这两种鱼一公斤市场售价已高达600-800元,但当地捕鱼者一年到头已很难打到几条,大有“灭绝”之征兆。按照生物学家邓其祥教授的调查,岷江上游的鱼类已经从上世纪50年代的40种下降到当前的16种,灭绝率达到了60%!

  决策:依法建造“鱼类放养繁殖场”
“最明显的原因是生物栖息地的丧失和环境的改变。”省水产局渔政处的专家称,通过本次调查,省渔政处发现岷江上游的所有工程均未按相关法规实施渔业补救措施,没有一家工程依法修改鱼类“洄游通道”。也没有一个业主依法修建渔业放养繁殖场,依靠人工繁殖相关水生动物放入岷江,而工程承建方也没有这个技术力量。
“水族的衰亡,表明了岷江生态被破坏得十分严重。”省水产局渔政处有关负责人表示,为切实促进岷江生态的和谐,今年起省上决定责令对渔业资源造成巨大破坏的工程承建单位,在渔政部门的技术指导下依法严格修建符合规模条件10-20个“鱼类放养繁殖场”,对绝迹多年的虎嘉鲑、大鲵、重口裂腹鱼、青石爬鮡等国家和省级重点保护水生动物进行大量的人工繁殖。
“这是目前惟一可行的实施办法!”该负责人称,只要按照国家有关法规严格逗硬实施,预计5-8年后逐年都能有10万尾以上的重点鱼类放入岷江,不断补充和壮大成都这条“母亲河”的水族队伍……

TOP

再访岷江:无泪的悲泣!

危矣!长江鱼类

2007年5月,央视7套以《危矣!长江鱼类》为题报道了长江鱼类生存现状。央视报道称,一斤刀鱼的价格从上世纪80年代的几角钱猛涨到现在的1500元,流域内的378种鱼类普遍出现了生存危机,专家预计40年后这里将不再有鱼类生存……这样的严峻现实已出现在长江及其上游支流上。
长江渔业资源管理部门有关专家称,长江流域原有的378种野生鱼类已有相当部分快速灭绝,目前幸存的鱼类也普遍遇到了史上罕见的生存危机,而造成该现象的主要原因正是大量的水能开发和污染等原因,对鱼类的生存及其繁殖场所、产卵方式等造成了巨大破坏。专家预计,长此以往,40年后长江再也找不到存活的野生鱼类。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