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别了,漩口!

伤心啊!旋口就这样就不存在了啊 !旋口的同胞们以后一定要多回去看看啊 !
难耍啊

TOP

旋口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难耍啊

TOP

你谁哦????

TOP

2006年4月10日我途经漩口时拍摄的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昔日的漩口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昔日的漩口水泥厂

此主题相关图片

昔日的漩口中学

TOP

修水库劳民伤财,破坏环境
我们现在施工的向家坝水电站开工才2年,整个把这个地方搞的污烟瘴气
生灵涂炭,原本美丽的水富县城现在惨不忍睹,脏死了
从丹巴回来,我就成了酱醋大梦

TOP

周叔叔拍的有水泥厂,有漩中的照片哈,我五一从茂县回来的,所以顺路就看到了漩口哈,漩口都已经被淹没在水里了,好难过哦,我童年的记忆就这样被湮没了,唉唉唉!!
我在在以前的电影院那儿上面照过相!
我记得两年前去漩口的时候,我还能看见回澜塔,看的见漩中,看的见水泥厂,看的见桥,看的见电影院啊,而现在.......拿什么回忆你,我的漩口...........

TOP

漩口中学:永远的怀念!

汶川县漩口中学东倚巍巍赵公山,西靠滔滔岷江岸。校园内有始建至今约100多年历史的王家大院,在大院中栽种着多棵名贵树木:罗汉松、桂花、茶花、腊梅、红豆衫和日本樱花等,这些珍贵树木与王家院宅的古朴典雅相互辉映,成为校园里一道引人注目的风景线。
正对院宅大门的桂花树已有上百年的历史,三根主干枝的直径分别约为30厘米、20厘米、33厘米,树冠高达20米左右,巨大的伞状树枝遮盖面积达200多平方米。金秋时节,浓密金黄的桂花挂满枝头,香气浓郁,溢满整个校园,所以目睹过此树的人无不为她的繁茂高大而赞叹。
院宅里左右天井中各有一棵树径约25厘米的罗汉松,其树龄都在200年以上,遒劲刚直,郁郁葱葱,苍翠欲滴。其形好似一条升腾飞跃的青龙,欲挣脱束缚,冲上云霄,傲视苍穹。此罗汉松是目前四川境内最好的树种之一。
在中央天井院落中,四角都种有腊梅花,故此院落又称“梅花园”。腊梅大小不一,直径小至5厘米,大至15厘米左右。隆冬时节,腊梅树枝横倚,傲立雪中,怒放红颜,清香四溢,令人心旷神怡。看到压满枝头的腊梅花,不禁为她“万花敢向雪中出,一树独先天下春”的一片赤诚而感慨。
后院天井中正对园门外有一棵百年茶花树,树径约15厘米。每到初春时分,上千朵拳头大小的多层花瓣茶花如火燃烧,映红了几进院宅,摇曳多姿,煞是好看。
另外,在新教学楼前和新球场旁边还有一棵树径为15厘米的红豆杉和一棵树径为12厘米的日本樱花。此两棵树种能长到如此粗壮、繁茂,确实较为罕见。

TOP

漩口老茶铺

文/张宗福
故乡漩口盛产茶叶,从三岁小孩到八旬老翁都喜欢喝茶,不仅在家里喝,而且要到茶铺子里去喝,因而漩口茶铺子的生意就越发兴盛。漩口镇临河的一条老街从头至尾全是漩口茶铺子。漩口人叫茶馆为茶铺子。从三江方向流经漩口镇的河流清澈见底,河床平且宽,玲珑的鹅卵石隐约可现,当年把茶铺子修在此处,自有其妙。临街两旁全是盖小青瓦的木结构房屋,漩口雨水多,人字型房顶就很陡,仔细地一看,小青瓦上还有青苔。漩口的一年四季都罩在湿润的雾霭之中,大有杜牧的“多少楼台烟雨中”诗句的味道。
漩口老街的地面是由碎石和泥土筑成的,碎石被人们的脚步磨得光滑而发亮,在泥土中星星点点的,路面不是平整的,中间高两边略低,下雨的时候才不会积水。临河的一旁有一条清汪汪的小沟从街的这头流向那头。沟边偶或有一块石板,这是用来清洗衣物的,你是否会想象一位穿蓝底白花的、还有一条乌黑辫子的姑娘用一根两尺长木棒捣衣的情景,这是漩口老街晨光与夕照之中的情景,只有在这些时候,老街才是宁静的。老街从上午九十点到下午三四点钟一直是喧闹的,街上人来人往,街边摆满瓜果蔬菜,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还夹杂着骂娘、唤孩子声音以及孩子的哭声。略上一点年纪的漩口人不论男女都喜欢在头上裹一张白布帕子,而赶集的多是这些人,男人多为中山服,也有穿长衫的攥长烟袋的孔已己似的人物,女人多为斜襟或对襟衣服。赶集一是为了换回油盐酱醋、买点细粮,一是为了进茶铺子,一碗盖碗茶足足让你玩上一天。
你在老街上走,街旁的茶铺子里一定有人招呼你喝茶,只要你在漩口生活过一段时间。在茶铺子里一坐,泡一碗茶,自然有人与你交谈,以后便是朋友,朋友的朋友也是朋友,这样四海之内皆朋友。今天你替我给一碗茶钱,明天我又为别人给,茶铺子里争着付钱的场面特别热闹。老茶铺子使漩口人变得大方变得豪爽。
茶铺子的陈设特别简陋,条形茶桌是未上漆的,因时间和茶水的缘故而变得异常古朴,变暗的茶色桌面的条纹还隐约可辩,条桌的四周有四五把竹制的靠背椅,一个茶铺子内多则二十来张茶桌,少则十来张茶桌,铺子的后面使用黄泥巴敷成的碳灶,碳灶之上有七八个搁茶壶的地方,这茶铺子里随时都有鲜活滚烫的开水。漩口人喜欢逸闻趣事,而老茶铺子收集的最多,故事人多为上了年纪的、经历过许多世事的,讲起来准是滔滔不绝,即便是那些平时看起来体弱多病的老者,进了茶铺子,一两道茶下肚,精神一振,就朗声朗气的吹起牛来。前朝旧事,拔哥老幺,义侠与土匪,酒鬼与鸦片烟灰,还有漩口人的风流韵事——那些起早摸黑砍了木头,然后顺岷江河而下,卖了木头就往自己喜欢的城里女人那里过夜,第二天又回漩口的;也有舵把子在城里的茶馆或酒楼看上一个漂亮的女人,抢了回家,说也奇怪,开始那女人有些忸怩,看了舵把子的相貌人才,末了便成英雄美人之事。那些劝人向善的的故事,在你听后足亦让你马上去修桥补路。那些不肖之子或被雷霹了或被山猫吃了或被舵把子打死的故事,大抵是劝人对父母孝顺。老茶铺子里的故事多少为漩口这块原始而古朴的土地增添了一些浪漫气息。故事人讲得如痴如醉,而听众则如坠云雾之中,掺茶的人也跑得很勤。——这就是二十年前的漩口老茶铺子。
故事被重复的讲着,人们反复的听着,茶客们的许许多多的光阴,就这样消磨掉了。在使我想起老茶铺子的另一面,它是惰性的发酵场所。漩口人的乐天知命,安于现状,聪明才智与创造力没有张扬出来,与这里的茶文化多少有些关系。于是,我想为我深爱着的人们找到一种活法,不要只讲一讲听一听故事里的浪漫,而要把浪漫的热情溶入生活去创造。
二十年的变化真让人吃惊,漩口老街已用水泥淌得平平整整,以前的茶铺子已无踪影,街的两旁全是服装店和食品店。我既为此而欣喜,又为此而怅惘,为什么不留一两间老茶铺子,给来漩口的人有些许的见证,给人们一个快乐的去处。
漩口老茶铺子消失了,漩口的传统与文化也在消失,站在老街后的岸边,望着日渐浑浊
的河水,望着对岸的回澜塔,我深惋而叹。

TOP

有些事 有些回忆真的永生难忘! 我不属于这里 却走进了这里的生活
写下来就是为了遗忘

TOP

看见那些照片, 心里好难受, 真的想缺了许多东西, 我们的好多回忆就被淹没了, 我好想念那曾走过的每条路, 看过的每个景点, 以及我的老师和朋友们,家乡永远是最美的.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