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西藏,天堂的隔壁(下)

提到吊桥,就多说几句。以前是没有桥的,过江全靠溜索,溜索这玩意儿没溜过但见过,感觉上就是一溜出去就只能听天由命了,也就只能相信溜索和溜具是安全的了。到八一之前,队中大多数人当然也包括我自己,是很有些担心溜索的。现在,溜索已被吊桥代替了,虽说吊桥有些简陋,也就是几根钢丝固定在两岸的岩石上,上面铺上木板而已,但比起溜索来已经安全得太多了,起码你有脚踏的木板,手扶的钢丝。现在,从排龙到扎曲,新建了5座吊桥,最长的有500~600米。

此主题相关图片

图中部,与吊桥呈60夹角,隐约可见的一条线状物,就是溜索。

TOP

一开始的路还算好走,大多是河滩谷地,尽管多些大块石头,但还算平坦,雨中的山谷飘浮着或浓或淡的雾气,竟是美的很,大家不禁有些放松下来,脚步也轻松了很多、快了很多,估计当时我们的步行速度大约在7km/hr。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雨中,如仙境般的峡谷风光。

TOP

此主题相关图片

尽管在一开始,路上有很多这样的大块石头,但还算好走,至少较平坦,也没什么滑坡、泥石流等危险。

TOP

可是没走多久,大峡谷的“狰狞”面目就开始一点点地展现在我人面前了,先是小的滑坡地带,然后是大的滑坡地带,最长的滑坡带竟然有近7、8百米长,而山洪、泥石流也时不时地出现,不过在我们出发前一直担心的蚂蟥却没看到。路很难走,真的是非常的难走,在很多滑坡地带,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坠落下去进到帕龙藏布江中,那可就一点生还的希望都是没有的,只能与这个世界说“Byebye”了。关于路难走到什么程度,我不想多说,大家还是看看PP吧。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TOP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这样的路,一路走来有无数处,但由于下雨路险,大家一路是只顾“逃命”了,拍的PP不多。

TOP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经过了那么多的滑坡地带后,走这样的路已经是让我们感觉如同走在柏油路上一样的幸福了。

就是在前面这2张PP所示的地方,我们前队、中队把后队能甩下有半公里的路程吧,可没想到的是,后队竟然就在此处迷路了。当走在中队的我和小熊、猫猫正在一处小树林中的水洼地中艰难地走着时,我身上的对讲机突然传来后队AA的声音,说他们迷路了。我赶快停下,然后告诉小熊、猫猫去追前队,追上后让他们原地等我们,我回去接应后队去。

非常幸运的是,我们彼此的对讲机一直能联系上,费了很大劲向后队指示我所在位置的各种特征后,后队是依然找不到正确的位置,没办法,我只好费了半天的驴劲爬到一处最高的大石头上,告诉他们,向河滩地上的石堆处看,由于我穿了一件红色的衣服,比较显眼,他们终于看到了我,向我这个方向走来。

惊险镜头1:就在他们看到我后,向我这个方向没走上10米,突然间,毫无任何征兆的,从他们所处位置上空的山崖上飞下来一块大石头,估计至少也要有几百斤,就在走在前面的小魏MM面前滑过,如果小魏MM当时再走前2、3步的话,那后果是不堪设想。事后,AA告诉我,当时小魏的脸都变得惨白了。

TOP

就在我们走过一处处滑坡地,跨过一条条泥石流,精神已快要崩溃时,蚂蟥开始光顾我们了。最先中招的是小熊MM,当她无意中把袖子打开时,发现手腕处是一片鲜红的血,禁不住的大声惨叫起来。AA很有经验,告诉她“蚂蟥已吃饱了,自动脱落了,不过估计会在衣袖里”,果不其然,衣服脱下来,翻开袖子一看,一条肥肥的、极丑陋、极恶心的蚂蟥就趴在那儿。这一下不要紧,大家都开始菜单紧张起来,纷纷脱衣服检查,又互相检查,还好,大家加在一起来,只发现了2条,看来这几条蚂蟥应该是散兵游勇,但那也就意味着,蚂蟥地带离我们不远了。

此主题相关图片

这张PP我可是思想斗争了好半天才决定传上来的,就怕引起大家的恶心。这就是咬过小熊MM手腕的那条蚂蟥。后来,小熊MM中招的这个手腕,又再一次被袭,吸的血比这条还多。

TOP

下面这几张是大家纷纷中招时拍的PP:

此主题相关图片

AA的被蚂蟥咬过的腿

此主题相关图片

猫猫MM的纤腰上,一只正在吸血的蚂蟥。最不HD的就是我们,不但不让猫猫把这个蚂蟥弄掉,还纷纷拿着相机找角度拍PP。猫猫MM也真配合,一点儿都不害怕,直到我们拍够了,才把这个恶心的东西弄掉,让我等实在是PF。

此主题相关图片

看这个PP,这是胡杨GG的老腰,竟被蚂蟥亲了5口,也就难怪胡杨GG对蚂蟥是恨之入骨了。

注:蚂蟥吸血时会分泌出一种类似麻醉剂和抗凝血剂的东东,人被咬时一般没什么感觉,蚂蟥吸饱血后也就会离开,但伤口还会继续流血约1至2分钟。蚂蟥吸血时,头会钻进人的皮肤中,此时不能强行把它拨出,否则,蚂蟥的头会留在皮肤内,会引起伤口感染发炎。这时,最好的方法是向蚂蟥的身上抹风油精,蚂蟥受到刺激后会收缩身体,从而从人的皮肤上脱落。

TOP

一路在雨中的峡谷中前行,时间已快到下午1点了,可我们还没有找到能停下来吃饭的地方,不是怕雨淋湿,而是怕蚂蟥的无孔不入。还好,没用走太久,发现了一处顶上有突出的岩石的峡谷山路上,这里是很好的休整FB的地方,并且由于很干燥,是不可能有蚂蟥的。一停下来,大家做的第一件事不是立刻FB吃饭,而是赶紧脱下冲锋衣裤找蚂蟥,差不多都能从冲锋衣裤里捉出几条来,真不知道这些蚂蟥是怎样钻进衣服里面去的。

此主题相关图片

我们吃午饭的地方,面对着帕龙藏布江,看着峡谷中美丽的风景,本来是应该很享受的,可我们那时的心情,真的是不知该怎样描述,兴奋吗?沮丧吗?后悔吗?好像都有一点儿。

此主题相关图片

我们的向导和背夫,他们也正在吃饭,很简单,糌粑。但让我们很奇怪的是,蚂蟥根本就没咬过他们,即使他们把裤脚卷起来露出半截小腿。我们怀疑他们有什么防蚂蟥的特效药,可无论我们怎么问他们,他们也还是说没有。

TOP

午饭后,大家继续雨中“亡命”之旅,依然是数不过来的滑坡带、泥石流,好在大家都是有惊无险地走了过来,不过在这段行程中,小魏MM再次躲过一次灭顶之灾。

惊险镜头2:已经离我们今天的目的地很近了,不到1小时的路程,一个泥石流冲刷成的有近3米多深、5米多宽的沟横在大家面前,好在泥石流的量不大,可以轻松地跳过去。就在我们都已过去、小魏MM正在沟底小心翼翼地走着、AA还在对面沟边等着的时候,一股极大的泥石流从上面冲了下来(估计是在上面某处被堵住过久后终于堵不住了才冲下来的),我们当时都吓傻了,只知道向小魏MM大喊让她快走,可由于下着雨,大家一直都带着帽子,小魏根本就听不到我们的喊声,依旧是一步一步地小心地向前走着。当小魏MM爬到沟上后也就2、3秒的时间吧,那股巨大的泥石流就从她后面“呼”地冲了下去,我们是吓得够呛,可小魏MM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呢。可接下来,大家又开始担心了,这么大的泥石流,AA是根本过不来的,可那边只剩他一个人了,如果泥石流始终这么大的话,他只能原路返回了,而此时已差不多下午4点了,他一个从面对着那些个我们来时所经过的滑坡、泥石流,将面对的风险不说也会很容易想到。我们的运气不错,10几分钟后,泥石流终于小了,AA顺利地过来了。

接下来的路就好走多了,都是又平又宽的土路,有一处竟宽的出奇,我们把那个地方叫“飞机坪”。当远处一道木栅栏出现时,我们知道,我们将很快到达今晚的目的地——玉梅村。可谁想到,这又是一个“灾难”的开始。

胡杨和我走在大队伍的前面约4、5百米的样子吧,当走到那个木栅栏时,胡杨很轻松地就踩着一个独木梯过去了,当我走到木栅栏前面时,我发现那上面有很多一根根棕色的细柱状的东东以一端为支点,另一端在不停的摆动,就在我刚想要问胡杨那上面的东东是不是蚂蟥时(在之前的路,我还是很幸运的,没有一条蚂蟥光顾我,所以还不知道蚂蟥究竟长的什么样),栅栏的另一侧传来胡杨极其凄惨、恐怖的叫声“你在那边干什么呢!还不快过来帮我抓蚂蟥!”说真的,当时胡杨的声音真的是惨极了,吓得我也顾不得是否自己也会粘上N多蚂蟥,赶快跳过栅栏,帮他抓蚂蟥。一番手忙脚乱后,我们总算是把身上粘的能看见的蚂蟥都弄掉了,估计每人身上至少粘上30几条。

当我们俩个搞定后,大部队也到了,赶紧向他们示警。由于大多蚂蟥已被我们俩个粘走了,他们比我们要好很多了。可再往前走不远后,我们是真正的到了疯狂蚂蟥地带了。多亏向导背夫及时提醒我们,不要做任何停留,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就好。然后,大家几乎使出了自己所剩余的全部力气冲过了这个恐怖地带,我估计我长这么大以来,这次的百米跑成绩应该是最好的。

到了玉梅村(说是一个村子,其实只有三户人家)后,进到一户人家,大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脱衣服,使劲地脱,把能脱的几乎都脱下来了,GG们几乎就剩一条内裤了,MM们也差不多就只剩贴身的内衣了,那时,大家基本上已顾不得在异性面前要如何如何的了……,反正是逮蚂蟥要紧。这时,已看不到白天时,MM们一遇到蚂蟥就惊叫的声音了,全都是看到一条就用手抓下一条,然后扔到火塘里,边抓边扔边骂。由此,一句经典粗口诞生了——不管骂什么,都是“它XX的蚂蟥的”。其实,大家脱“光”抓蚂蟥时,AA拍了不少PP,真实地记录了大家当时的狼狈样子,不过为了防止被人追杀,俺还是不把那些PP传上来了。

总算是搞定了后,我问到“是扎营还是在这户人家住?”,话音刚落,异口同声“那你明天负责收帐篷!”。想想,当第二天早晨起来后,一出帐篷,发现帐篷上几乎趴满蚂蟥的场面,我禁不住地打了一个大大的冷颤,“爱谁住帐篷谁住,我反正今天是住这里了”。

当天晚上,猫猫主厨,瘦佬助手,大家把带进来的所有的最好吃的东东尽数消灭,以补偿我们白天的精神损失。

想念那晚的热热的生姜红糖水、酸酸甜甜的热果珍;想念那晚7个XDJM不顾性别差异挤在在地上临时铺的地铺上时的不分彼此;更想念那一天大家在面对困难时彼此之间的真诚的相互照应。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