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西藏,天堂的隔壁(下)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这就是雅鲁藏布大拐弯,也就是我们费了千辛万苦甚至可以说冒着生命危险想要看看的东东。说实话,当我面对着这个神奇的大拐弯时,我想的很多很复杂,我进来的目的是什么?为了证明什么吗?为了向谁炫耀什么吗?好像不是为了这些,又好像是又都有一点点,那一刻我真的迷失了。

TOP

以下几张PP是在大拐弯上的悬崖上拍的一些东东,没什么意义,也没什么水平,权当作好玩而已。其实,面对着不同的东东,角度不同,想法不同,感觉可就相差十万八千里了。

此主题相关图片

一路走来,这种野草莓很多,尝了一口,并不像有些朋友攻略上所说的那样甜,可能是由于前几天一直下雨的缘故吧。

此主题相关图片

不知道是什么植物,叶子长得怪怪D。

TOP

此主题相关图片

林间的一株刚“出生”不久的小草,嫩绿的颜色与周围其它的叶子相比有很大的不同。

此主题相关图片

一砂一世界,一石一天堂,那么一虫一水滴呢?

此主题相关图片

长着木耳的朽木,在雨后的林中几乎随处可见。

TOP

回程时,大家又是以亡命的状态穿过了蚂蟥地带,由于是下坡,并且太阳也出来工作了很久,蚂蟥大多已躲到植物叶子的背后了,所以一路下山,我们没有像上山时那么惨,所有人身上粘的蚂蟥还不如上山时一个人身上粘的多呢。

由于大家已对来路很清楚了,并且也没可能迷路,所以我们几个体力好的人就一直向前冲,可当我们走到了离玉梅村很近(不到2公里)的吊桥后,竟等了后队有近2个小时才把所有人等齐,看来昨天的一路亡命急行军,已把我们累得快到极限了。

此主题相关图片

这是我们先头到达部队在桥头等后面的队友,远看大家都穿得很齐整,其实大都是脱得差不多了,只是比昨晚要好一些而已,目的是为了找蚂蟥,我们可不想再让玉梅村的人笑话我们了。

今天的晚餐是由我和猫猫主厨,搞好的火腿、鱼罐头、卤蛋、牛肉干竟很少有人会理,可把榨菜一倒到碗里,没用五分钟,全部消灭,要知道那可是五袋榨菜呀,竟被他们空嘴没有任何其它东西的前提下,仅用短短的五分钟就给消灭了,更有甚者,还记得我们带进来的两颗白菜吗,就是用水煮了一下(说是煮,其实就是放到开水里停了一下),就被这邦家伙给轰抢一空了,感觉我们可真的不是一般的狼狈。

想念那一晚皎洁的月光,想念那一晚在火塘里烤的焦透了的土豆,更想念那一晚的被大家疯抢的白菜。

TOP

二十六

D26,5月15日

按照昨晚商议的安排,今天胡杨和我再加上一名背夫将做为先头部队先冲出峡谷,到达排龙后,再拦车去距排龙15km外的通麦去找我们的车(本来司机应该在排龙等我们,可由于司机说在排龙不安全,并且条件也不好,非要到通麦去),然后再回来接后面的大部队,再集体返回八一,洗浴、吃FB大餐。

由于背夫们的早饭吃的有些晚,可我们都准备好了,MM们为了尽可能不耽误大家的时间,决定先走(8点20分),而等我们出发时都8点50了。

今天的天气很好,路面由于快2天没下雨了,也不泥泞,而由于天气好,来时遭遇的蚂蟥地带也顺利通过,全队人竟然没有一人粘上一条蚂蟥。9点30分,我们赶上了先出发的MM们,大部队停下休息,我们先头部队继续前进。

刚开始时,背夫还能跟上我们,可走了有1个小时后,背夫的体力就明显下降了,尽管他们经常走这条路,但毕竟身上背着近30斤的背包。我和胡杨简单地商议了一下,决定让背夫自己在后面走,我们俩个独自前进。背夫还是很有责任感的,千叮咛万嘱咐我们,如果一旦遇到不好走的路一定要停下,等他到了再说。按来时的感觉,我和胡杨都觉得很有信心,也相信会很轻松地走完全程。

一路上,我们俩个基本上就是在急行军,除了偶而停下喝水外,几乎是一路狂走。今天的天气实在是太好了,天上基本上没有一丝云,可这也就意味着——会很晒,大峡谷里,只有很少的路段会有树遮荫。好在,我和胡杨走得很快,在太阳快接近头顶位置时,我人早已转到帕江的东岸了,还有山体能暂时遮荫,可我们俩个也估计到了后面的大部队,在后半程会很辛苦。果然不出我们所料,大部队是边走边脱(要知道我们进峡谷时,大家可都是抓绒衣裤+冲锋衣裤来着的),并且他们也测了一下太阳直射温度,竟超过35度,随身带的水很快就喝光了,好在他们带有炉头+气罐,可以煮水吃,而我和胡杨就惨了。我们俩个的水壶都是750ml的,尽管我们的情况要比大部队好一些,没有被晒得那么惨,但由于不敢喝山水(最好不要未经处理就喝,因为可能水中会有虫卵),只能控制每次的饮水量,尽管喉咙干得确实难受。可运气非常好的是,在行进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一种野果子,颜色红红的,整个果子由一个个小颗粒组成,生长在长满刺的枝条上,酸酸甜甜的,很是好吃,吃下去后,竟也是很能缓解口渴的感觉。于是,每每遇上,我和胡杨都要大吃一番。

快12点半时,我们来到一处小树林,决定在这里解决午饭。可就在我们吃饭时,竟听到附近有人说话的声音,一开始还以为是背夫赶上来了,可后来觉得不太可能,他们不可能走那么快。我和胡杨彼此看了一眼,为了安全,决定马上出发。

走出小树林后,隐约看见前面约1km外的山口上好像有几个人在搬动石头,可当我们10几分钟后走到时,却只看到路边的石头上放着两个小的布包+一个黑黑的水壶。我和胡杨彼此又互看了一眼,竟同时想到“打劫”(其实在这里以及再往后走的大半个小时,我和胡杨之间没说一句话,可以事后说到这件事时,竟然想得完全一致),我们俩个配合极其默契,赶快把登山杖打开,我向前走去看,胡杨走向山崖边向下看,并且专门注意那些大块石头,可竟然什么也没发现。然后,我和胡杨就始终隔着约7、8米的距离,一前一后地走着,以方便万一有什么情况,可以保证互相有个照应。再说一次,这期间,我们始终没说一个字,完全靠默契。

TOP

下面这些PP都来自AA,主要是我们一路走过的路的PP,我和胡杨只顾赶路了,回程时根本一张PP都没拍。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TOP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TOP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TOP


此主题相关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后面这2张PP是我们走过的2处最大的滑坡带,尤其是最后面的这张,由几个小的滑坡带组成一个非常大的滑坡体,加起来能有7、8百米长。我们进峡谷时,正下着雨,走这处时,不时有石头从上面滚落下来,走这段路,真的有逃命的感觉。

TOP


此主题相关图片

大峡谷的原住民——蜥蜴。回程时天气很好,路边不时地能看到蜥蜴趴在岩石上晒太阳。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