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Alex

西藏,天堂的隔壁(上)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6-6-15 14:59:54 | 显示全部楼层


D10,4月29日

唵、嘛、呢、叭、咪、吽
weng ma ni bei mi hong
著名的六字真言
我始终参不透
如同望不穿这眼前的玛旁雍错


此主题相关图片

 楼主| 发表于 2006-6-15 15:02:07 | 显示全部楼层
由于今天的行程很轻松,所以早晨大家都起得较晚,让店老板把昨天没吃完的羊肉切成片,又用一些羊肉换了一些青菜,每人一碗青菜羊肉面,好香。

从帕羊出发后,越走海拔越高,景色依然苍凉的很,如果把你的眼睛蒙住,然后带你来这里,我想当你睁开眼睛的第一反应一定是觉得到了新疆的大漠戈壁了。

在所有的进阿里的攻略中都会提到一个地方——马攸木拉山口,这是阿里南线上进入神山圣湖的必经之地,它的海拔并不算太高,5216米,但这一段的路况极差,沿途有无数的溪流、河滩及沼泽,如果是在夏季和融雪季节,非常容易陷车。好在我们走的季节不错,已过了融雪季节,又没到雨季,没觉得有多大的难度,其实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我们的旅程结束,用老牛的话说就是——以前看的那些攻略都是骗人的,多好走的路,那些人就是把自己所遇到的困难尽可能的夸大,为了回家后在他人面前臭显摆。不排除会有这种情况,但我也认为,如果是在雨季走的话,难走的程度绝对是不可想象的。

当公珠错出现在面前的时候,才发现我们已不知不觉地过了马攸木拉山口,可竟然没有丝毫的不良感觉,看来我们已经完全适应了高海拔,要知道前几天每当走过超过5000的海拔时,都有人有着或这或那的不良反应,看来明后两天转山应该是有很大把握的了,至少我自己应该是没问题的,心里不禁有些高兴。

之前在攻略中看过对公珠错的一些描述,说其如何如何美了……等等,可当亲眼看到时,觉得也就不过如此而已,面积不是很大,湖水也不是很蓝(估计与当时的天气有关系),有些失望,因而也就没有做过多的停留,甚至都没有走到湖边去看看。

沿着萨摩河(该河最终汇入圣湖玛旁雍错)继续前行,也不知走了有多久,注意到前方有一处较大的经幡,更远处隐隐约约地泛着水光,猜测着有可能是圣湖到了。到了经幡处,司机开着车环绕经幡绕了一圈,然后停车告诉我们“圣湖到了”。

天很蓝,几乎没什么云,远处的圣湖泛着粼粼的波光,圣湖南侧的纳木纳尼峰顶隐隐约约的在云层中闪现着,而北侧的神山岗仁波钦则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竟没有一丝云,哇,好幸运啊。按藏族的说法,能同时看到这两座山峰的人是非常幸运的,因为岗仁波钦经常会被云遮住,关于这个我们在随后两天的转山过程中是有非常切身的体验的,稍后细说。

由于毕竟还是离得太远了,目视感觉又清晰又漂亮的神山圣湖,可在相机里一拍出来,则全部走了样,模模糊糊的,看着一点都不爽,于是回头催司机赶快去湖边,结果,我们的司机正在那里对着神山圣湖磕长头呢。

到了湖边后,为了拍好远处的神山,首先就把长焦头换上了,没有三角架,只好把俺的独角架(就是俺的登山杖啦)支上了。由于俺的独角架高度不够,俺就一直采用着某种看起来像……(自己想去吧)的姿势,搞得那帮土匪就一边嘲笑着我一边在我的旁边摆着各种pose拍照,恨不得把他们一脚踢飞。

由于气温较低,湖里还有好多没有融化的冰,在靠近岸边二、三十米宽的地方堆放着,湖边有很多水鸟,不过每次都是没等我们靠近就飞了。可能由于光线或者我们所处的角度的原因,没有看到湖水湛蓝的玛旁雍错,有些可惜,不过景色还是相当迷人的。

此主题相关图片

从帕羊出发后,路两侧看起来依然苍凉得很,感觉像新疆的大漠戈壁
 楼主| 发表于 2006-6-15 15:03:34 | 显示全部楼层
此主题相关图片

马攸木拉山口是阿里与日喀则的界山,翻过该山口也就意味着开始正式进入阿里地区,这是刚过山口后首先进入视野的是公珠错,没有想像中那样蓝。

此主题相关图片

萨摩河,最终流入圣湖玛旁雍错,河水中不时地有水鸟被我们的车惊起,图中那空中的两个小点点,是一对正在飞翔的黄鸭夫妻。
 楼主| 发表于 2006-6-15 15:05:49 | 显示全部楼层
此主题相关图片

能够看到神山圣湖的经幡广场,在这里我们亲眼看到我们的藏族司机无比虔诚地向神山和圣湖磕着长头。

此主题相关图片

佛教经典中曾经将一处湖泊称为“世界江湖的母亲”,所有的信徒都明白,所指的就是玛旁雍错。

这就是圣湖玛旁雍错,由于气温较低,湖水中还有好多未融化的冰。
 楼主| 发表于 2006-6-15 15: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此主题相关图片

神山圣湖,神山下就是一片广袤的牧场,牛儿羊儿在悠闲地吃着草。这张PP是用长焦拍的,由于较远,看起来不是非常的清晰,蒙蒙的。

此主题相关图片

神山、牧场
 楼主| 发表于 2006-6-15 15: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此主题相关图片


更近地观看神山

此主题相关图片

神山下金黄色的牧场,是神山下圣湖边世代藏人赖以生存的家园。注意到图中的电线杆了吗,神山这边已经通电了,不像我们在珠峰的时候,好多地方要用发电机自己发电。
 楼主| 发表于 2006-6-15 15: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玛旁雍错的湖水仿佛自人之初的洪荒世界以来就一直在荡漾着,它与岗仁波钦的神圣一起赋予了阿里双重的诱惑,实际上,来阿里的游人多半是冲着神山与圣湖来的。在青藏高原湖泊之国中,若论其大、其深、其高,玛旁雍错都难跻身于众湖“之最”,但它却被尊为至高至贵的王后,被藏地原始苯教、藏传佛教、印度教等多个宗教同奉为圣湖,是亚洲乃至整个世界最负盛名的湖泊之一。

信徒们认为,玛旁雍错是佛主赐给人们的甘露,它能清除人们肌肤上的污秽,能洗净人心灵上的五毒,更能延年益寿。因此,凡来转湖之人莫不在此洗浴,之后还要取些湖水带回去,作为馈赠亲友的礼品。至于旅行者,虽然在最温暖的时候湖水也很冷,而且湖边的风很大,但还是有很多人想藉此洗清一生的风霜和内心的不安,所以经常可以看见一些赤条条的家伙以飞快的速度奔向湖水,然后以更快的速度奔将回来(偶可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从来就没敢这样想过,再说偶也不是暴露狂,最多也就是洗了洗手、用水拍了拍额头而已,hehe……)。
很多书籍和经典描写玛旁雍错的水“像珍珠一样”,喝了以后能洗脱“百世罪孽”,几乎所有的藏族老百姓也会称赞玛旁雍错的水“很甜”。但是,不要真的以为圣湖的水可以不消毒就喝,不管圣湖的水听上去有多么神圣,随意饮用的代价就是一次次地冲向厕所。

本来是要在圣湖边住的,但Tony觉得条件实在是太艰苦了,想要去神山脚下的小镇塔钦去住,其他几个人也有这个想法,不好与大家步调不一致,无奈下只好与大家一起离开去塔钦了。后来回拉萨后,胡杨说他整个旅途中最难忘的就是玛旁雍错的日落与日出,实在是让我遗憾了好长一段时间。

由于当时过于兴奋,我们完全忘记了除了圣湖玛旁雍错外还有一个鬼湖拉昂错就在附近,但实际上来说,也可能不算完全错过(这一点持保留态度,见后面原因)。当我们途经鬼湖(依然是假设)时,刚好看到一双黑颈鹤在湖边觅食,由于黑颈鹤实在是过于珍稀,我们当然是又要停车大拍一番的喽。当车已再次启动好长时间后,我们才突然间想到还没去看鬼湖拉昂错呢,可我们一提,司机说“你们刚才拍黑颈鹤的地方不就是吗”,郁闷,大家一起晕倒……。可实际上,我对司机的说法持怀疑态度,怀疑他们不愿绕路去拉昂错(也许我小人之心)。因为按照我了解到的,拉昂错的湖水咸度很高,据说湖边根本没有植物生长,哪里有可能有牦牛和黑颈鹤呢?

玛旁雍错是世界是海拔最高的淡水湖,而与她只有一箭之遥的拉昂错却是咸水湖。在藏族人的信仰中,他们认为在玛旁雍错里有两条大鱼,一条金色的一条红色的,他们相信当有一天这两条鱼游进拉昂错后,拉昂错的湖水也会变得像玛旁雍错的湖水一样清冽甘甜。实际上,两湖之间真的有一条水道相连,却一淡一咸,这一点让你不得不PF大自然的神奇。
 楼主| 发表于 2006-6-15 15: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此主题相关图片

拉昂错(就假设它是了)边正在觅食的黑颈鹤夫妻,都说拉昂错的湖水要比玛旁雍错的水要蓝,看来也确实如此。

此主题相关图片

纳木纳尼与拉昂错(再假设一次它是)
 楼主| 发表于 2006-6-15 15:17:14 | 显示全部楼层
到达塔钦后,首要任务是把住处找好,先去的是神山旅馆,又贵条件又差,可环视了一圈后(小村实在是小),除了我们刚一进村看到的那个很漂亮的神山宾馆外,好像是没的选择了。于是只好又调头去看一看,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神山宾馆的房价根本就不像我们想像的那么贵,由于冬季将水管冻坏,标准间的卫生间不能使用,因此,每个标准间才¥80,而后又在我们的外交部长小熊MM的努力下,每间降到¥60,爽呆了……

住处搞定了,接下来就是解决肚子的问题了,由于明天要转山,为了给身体充电,大家一致同意FB(好像一路上,大家总是在找不同的借口进行FB),可餐馆里的菜价真的是太贵了,最后大家每人点了一个锅仔饭,再加上两个青菜两个肉菜,竟然花了我们三百多块钱。

在吃饭前,就有一些当地的藏民来找我们,要给我们第二天的转山当背夫,但都由于他们只能讲很少的汉话而做罢了。中间曾有一个小男孩儿要给我们当背夫,并且由于念过书汉话说得不错,告诉我们他曾经当过70多次背夫了,很有经验,并且赚钱是为了能再回去念书。为了后一条原因,小熊MM动了心,问我怎么样。由于那个孩子看起来真的是太小了,他说他十五岁,可我怎么看怎么觉得他很小,就十二三的样子,那我们岂不是在非法雇佣童工吗。小熊MM听我解释后也觉得不太合适,就在这时,一个藏族妇女走了进来跟我们说,她能找到会说汉话的背夫,大家说那就让他来看看吧。几分钟后,一个十分帅气的藏族大男孩儿走了进来,还没等说话呢,众MM齐声喊到“就他了”,一群色女花痴。事后证明,我们的选择再次是极其正确的。

吃完饭后,天色已见晚了,大家随意在小村里转转,再拍拍小村的日落。就在这时,Cindy队的几个人走了过来,原来他们与我们住在同一家旅馆,互相打了简单的招呼后,也就各自走了开来,只有阿荣停了下来,与他们多聊了几句,没想到,这一聊,竟聊出了一件极糟糕、极麻烦的一件事来。

此主题相关图片

纳木纳尼的日落

此主题相关图片

夕阳下的小村塔钦,远处的神山顶部一片金红,近处那一片有着白色线条的建筑是当地的希望小学——塔钦青苹果小学。曾经与同伴们笑说过,说不上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会来到这里支教,再利用周末空闲时间去给游客当背夫去,又赚了钱,又转了山,多划算,呵呵……
 楼主| 发表于 2006-6-15 15: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此主题相关图片

落日、晚霞,那地平线上的小小的黑色剪影是塔钦青苹果小学操场上的蓝球架。

九点多一点儿,大家又象往常一样,聚到一个房间开始八卦,矛头直指向阿荣,让他老实交待都从“Cindy”队狗仔到什么消息了。结果,阿荣一说完,我马上跳了起来,告诉大家“坏了!可能要出大麻烦了!”。我先简单地交待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们在帕羊住的那晚,“Cindy”队当天就走夜路到了圣湖,当晚住在圣湖。今天一早,老赵、棕熊和华MM去了普兰,Cindy、黄MM、小魏MM、阿波和八戒来到塔钦。注:Cindy姐姐由于身体不适,已返回拉萨。
·午饭后,Cindy等5人去小转山(一般只需要大约5——7个小时),由于不识路,结果走错了地方,当5人返回时,黄MM心理实在是特生气,结果决定一个人去大转山,去追今早出发的“腾云”队,其时是下午4点半多,而Cindy等4人仅是简单的劝阻几句后就做罢了。另外,由于他们的2台车是一起去的普兰,所有的物资全部放在那2辆车上,黄MM竟然什么都没带,一个人于下午4点半多去大转山。
·黄MM去大转山的原因大致是由于去普兰的人要在那里玩三天,而留在塔钦的人仅计划小转山,而小转山又未果了,那就意味着他们要在塔钦白白地等三天。

我那么大的反应的原因是:

·大转山的第一天要走22km,一般人要走7个小时左右,当晚在止热浦寺住。在全天的行程中,除了止热浦寺外,还有一处可以借住的地方,就是曲古寺,但曲古寺离塔钦仅有2个小时不到的脚程。那就意味着,黄MM大约会在晚7点左右到达该寺,而当地日落大约是在9点以后,也就是说,黄MM不可能会在此停下来,会继续赶路。
·如果真的是象以上所说的,那就意味着黄MM最快要在午夜才能到达住宿地——止热浦寺。
·一个女孩子,在几乎无人的山谷里,要走至少3个小时的夜路,没有任何照明措施,又是第一次走这条路,这危险性的大小就不用多说了吧。

果然,当我把原因给大家分析完之后,所有人都有些发傻,有点儿不知所措的感觉。稍后,Tony提到“有可能Cindy他们也根本不清楚这个危险性,我们应该过去同他们讲清楚,然后大家再一起想办法”。于是,Tony、阿荣和我三人一同去找Cindy他们。让我们三人异常气愤的是,当我们把我们刚刚分析的危险性与他们说了之后,人家不但不当作一回事,反而给我们的感觉是我们在多管闲事,更有甚者,阿波和八戒竟然连听都懒得听,一扭头回房间睡觉去了,由此,我们队的人不但恨阿波这个人,也更瞧不起他。一气之下,Tony说“既然人家说没事,我们就别瞎操心了”,说完,返回我们的房间。一回来,发现胡杨竟然也到了。胡杨是从札达土林过来的(他们队是逆时针走的藏北和阿里),刚到,听说我们也到了,还没吃饭就跑过来了。可一听我们把这件事说完,也是认为非常的不妥。

当我们再一次去Cindy她们房间,再一次说明危险性后,尤其是在她们同房间的女孩猫猫(“腾云”队的,只有她和阿牛没去转山,也是我们后来雅江大峡谷队的伙伴之一)的赞同后,Cindy她们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开始发傻了,这期间,阿波与八戒依然是闭门不出,当作他们自己不存在。后来,我说“我们去找旅馆老板吧,看他能否找当地人帮忙进山找一下”。旅馆老板一听我们说完事情的经过,马上也有些发傻,不过倒很热心,告诉我们当地边防派出所能帮上忙,并派了一个服务员带我们去找人,注意:在此过程中,“Cindy”队只有上海MM小魏一人参与,其他的人包括猫猫、我们队的三个GG、胡杨及胡杨队的一个GG,而“Cindy”队的其他三人都是一付与我无关的样子。而让人更加气愤的一件事是,Cindy不加入我们的借口是“她明天要和阿波大转山”,我们几个已气得是说不出话来了。

Tony:“既然你们要明天大转山,为什么还要让黄MM一个人今天走?你们明天一起走不就完了吗?”
Cindy:“我们………………”

我们实在是懒得听她说,大家扭头就走,去边防派出所找人帮忙。

我们这些人(除了Tony)都是全副武装,穿着羽绒服、带着头灯、提着登山杖,感觉好像是要半夜大转山似的。一边走我们一边与那个带路的藏民了解一些情况:

我们:“边防派出所会有人吗?都这么晚了。”
藏民:“有人,他们就住那里。”
我们:“那他们有车吗?”
藏民:“有车,也是越野车。”
我们:“车能开进山谷多远?”
藏民:“10公里多一点吧。”
我们:“你们这山上有没有什么大型的野生动物?”(其实我们就是想说有没有狼)
藏民:“我们这的山上的狼是从来不吃人的。”(看来这个藏民挺聪明的。这句话我已经是第二次听藏民说了。)

还好,边防派出所的人听了我们的叙述后,同意帮忙去找,但告诉我们不用去这么多人,就一辆车,坐不下。后来决定,边防派出所去两个人,我们这边去三个人——小魏MM、胡杨及胡杨队的另外一个GG(因为他们三人既不转山,第二天也还要在神山停留,而我第二天要转山,Tony又没有装备),让我非常钦佩胡杨队的二位GG的是,黄MM对他们来说可以算是素昧平生,并且他们二人还没吃晚饭呢,可他们竟能做到这一点,真的是太难得了,对比阿波、Cindy等的表现,实在是让人无语。

这一晚,大多人睡得都不好,几个MM甚至在一直等着消息,可当我们第二天已出发去转山了,他们也还没回来。大家分析的是:这应该是一件好事,说明没事,可能是由于晚上路太难走,而在山上住了下来;因为如果有事的话,他们一定早就下来报信了。事后证明,我们的分析准确度还可以,稍后会细说。

笑话一则,关于Tony的:

前因:在我们去边防派出所是路上,一去一回都要经过一条小河,尽管不深但很宽,由于大家都很心急,所以就直接趟了过去。

后果:回到旅馆后,一进门Tony就在那骂骂咧咧的,原来他的鞋子进水了,几乎都湿透了。由于他本身就是一头菜驴,没什么户外装备,对户外装备的了解也很有限,经常向我们吹嘘他的鞋有多贵。这回一进水,遭到众MM的一致嘲笑。当随后阿荣、我进来后,泥巴MM第一句就问:

“鞋子进水了吗?”
“Gore—tex的嘛……”,阿荣和我异口同声,于是众MM又是一番大笑。

注:Gore—tex为杜邦公司的一种专利纤维,具防水透气功能,很多高端的户外用品都是用这种纤维,但非常的贵。通常,一套Gore—tex的冲锋衣裤要超过5000米,如果是名牌,单一件冲锋衣就要这个价了。当然这都是给那些贵族驴用的,偶们是用不起的。但户外活动时,一双Gore—tex的高邦鞋还是必需的,试想一下,在下雨或有水的时候,能保持脚部的一直干爽,该是一件多么舒服的一件事,所以我们几个人都是穿的Gore—tex的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友多网

GMT+8, 2023-11-29 03:27

Powered by Discuz! X3.5 Licensed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